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广告也精彩

到杭州的第20天,任海龙在6平米的出租屋里醒来,时间指向10点。他的枕边放着两份打印出来的“直播带货”注意事项,重点字句都被黄色记号笔圈出来。

最近,任海龙经常晚睡晚起,他对这样的作息并不习惯。一个月前,他还是大连船厂的打磨工,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,穿厚重的劳保服,戴防尘面罩,脸上手上布满铁尘。这样的日子,任海龙过了两年。

两年里,任海龙还有另一个身份:短视频创作者,他那段“如果每天都能赚300块,我就带姑父去旅游”的视频2020年被媒体转发。如今,他在抖音有一百多万粉丝。

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任海龙从小在姑父家长大,当兵五年,工作四年,他一直在外漂。远在河南新乡的姑父,只用老年机,并不知道任海龙有多红,也不知道他辞职到杭州学直播带货。

和在城市打拼的任海龙不同的是,一年前,大学生王晓楠回到河南安阳滑县的老家,拿起了手机,对准了房前屋后,记录自己和父亲的生活。

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,聚在村口的老人不知道王晓楠在拍什么,亲戚们一开始知道她回家做短视频,觉得不靠谱,叮嘱晓楠的父亲王云坡“别让孩子走歪路”。

王晓楠在抖音上叫麦小登,寓意“好的收成”。如今,她有了三百多万粉丝。年关将近,中央电视台到滑县拍当地特色的木版年画,麦小登和父亲成了家乡的代言人。

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王晓楠熟练地开直播,和父亲一起学做木版年画。

2020年,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,都选择换一种活法。或者说,他们想办法,让世界重新认识了自己。

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被忽视的小孩

任海龙的父亲也在大连船厂做打磨工。任海龙本不打算说自己辞职的消息,但走在路上撞到了,“就说了句,我不干了,要去杭州,他也没说什么。”

因为学习不好,任海龙17岁就去了辽宁丹东当工程兵。退伍后,他攒了一笔钱回老家,买了两层楼的二手房,总不能老是在姑父家住着。

正当任海龙要装修的时候,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遇到难处,找他借钱。从一百两百,到几千几万,任海龙还以自己的名义帮朋友贷款,借出去了十几万。“他有老婆、孩子,如果家人知道他欠那么多钱,家都要散。”出于对兄弟的信任,任海龙帮忙到底。

然而,后来朋友陷入赌博,失信无力偿还,担子落到了任海龙身上,他得打工还钱。2018年,经人介绍,他到了大连船厂。

打磨对技术要求不高,但环境恶劣。尽管有防护,铁渣还是会溅到眼睛里,导致发炎。但任海龙需要这份收入“不错”的工作,“一天差不多250块,加班的时候多拿一些。”

翻开任海龙以前的视频,他拍下泛红的眼睛,自己上药止不住眼泪,把脱下的衣服洗了好几遍,还是浑水一滩,他还担心被面罩勒到的皮肤无法复原,回家过年不好交代。他对自己说:“任海龙,你永远不要忘了在这里受到的苦。”

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任海龙经常自己拿棉签挑出眼睛中的铁渣。

王晓楠一出生,母亲就离开了家,再也没有回来,王云坡靠着种地把她拉扯大。王云坡在家排行老二,兄弟姐妹相继离开村里,去城市生活,他带着年迈的母亲,和女儿守着两间老平房过日子。两年前,母亲去世,女儿在郑州,只剩王云坡一人。

高考那年,王晓楠出车祸少考了一门,最后成绩不理想,只能上三本学校。报专业时,家人希望她学会计,好就业,但她有自己的想法,瞒着大家报了新闻专业。她揣上300块跑到郑州,打工赚学费。

从高中到大学,王晓楠在班里和家里,都是最不起眼的孩子。姑姑、伯伯家的孩子,成绩都很好,上的是北大、复旦。邻居王晓琴在抖音上刷到麦小登的视频之前,不认识这个95年生的女孩,她只知道王家有个单身父亲,带着女儿过日子。

2017年毕业后,同学们相继找到工作,王晓楠还在徘徊,她觉得自己有点任性,是不是当初的选择错了?

后来,父亲生病的消息传来。到郑州治疗后,王云坡被切除一个肾,不能干重活,需要人照顾。王晓楠没来得及规划未来,陪父亲的时间却多了起来。

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打开一扇窗

拍“300块”视频前,任海龙刚还清了贷款。视频火了,越来越多人知道他的小心愿,上万条评论。任海龙一条一条看过去,看到眼熟的昵称,会一一回复,“他们算是铁粉,人家关心你,你总要有所表示。”

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对于任海龙而言,拍短视频,就像写日记一样。没有滤镜和特效,他对着手机喃喃自语。十块钱就能管饱的盒饭,船厂下班路上的夕阳,集体宿舍里的对话……都是他的素材。

偶尔,任海龙鞭策自己早睡多看书,粉丝们成了他的监工,有时候刷视频熬了夜,他对着镜头反思,大家在评论里安慰他“没关系,宛如看到了自己”。

越来越多的陌生人涌入他的生活,他也对这些陌生人充满好奇。

陶涛和妻子在抖音上运营着叫“婕婕家里有宝藏啊”的账号,安利生活好物。一年前,他们刷到任海龙的视频,恰巧他直播,就点进去看了下,“很真实,面对镜头甚至还有点胆小,但他的眼里有光。”

夫妻俩在任海龙身上看到了自己创业时的影子,他们都属于不太擅长表达的一类人。那次直播,陶涛关注了任海龙,还私信发了几句鼓励的话,任海龙回关,说了谢谢,他们就算认识了。

后来,任海龙还认识了在杭州做直播带货的老乡,对方希望他出来闯一闯。“船厂一起打工的人都比我年长,他们照顾我,觉得我还年轻,不该耗在这。”

11月,任海龙辞职。他抢到了200多块的机票到了杭州,花700块租了一个单间。过年前,他给自己三个月时间,去学一学新东西。

如果父亲没有生病,王晓楠不打算回老家,也不会全职做短视频。

“我本以为未来自己会在县城做月薪三千的小职员,找个人嫁了,家人也是这么给我规划的。”一年前,王晓楠觉得大家不是特别看得起她,她也不认为自己可以撑起小家庭,总想着还有父亲在。

王云坡病后,家里需要开销,每个月的医药费从一两千不断上涨。后来,病情有反复,她带父亲到北京看更好的医生,需要更多的钱。王晓楠不得不逼着自己,想办法改变现状。

结合自己的专业,王晓楠想到了短视频。那会她在做外卖创业,给自己定了个“外卖女孩”的人设,她拍了一段时间,发现不对劲,“不能为了一个题材去拍视频,我的生活是什么样的,那就应该怎么拍。”

陪父亲的时候,王晓楠会拍一些和父亲的生活片段,发到网上,有人在评论里说“爸爸像梁朝伟”,也有人觉得父女俩的河南话互动很好玩。受粉丝们的启发,王晓楠心想:也许可以拍这类活泼的故事类短视频。

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王晓楠拍视频,最大的主角就是父亲。

2019年末,王晓楠搬回农村老家,一边照顾父亲,一边拿起手中的相机,开启了短视频创业的路。没有脚本,每天房前屋后都拍,白天拍完,晚上剪辑发布,王晓楠过上了把熬夜当饭吃的生活。

随着粉丝越来越多,王晓楠发现生活有了一些变化。

村里人刷抖音刷到了麦小登视频,拿着手机问王云坡怎么回事,也开始有人叫王晓楠网红,还有许久不见的中学同学联系她。王云坡不识字,但他知道女儿在网上有很多人关注,出去买东西的时候,他掏出手机给别人看:“这是俺妮儿拍的。”幸运的话,对方会给他打个折。

如今,王晓楠与平台签了合约,有一笔固定的收入,再加上商业广告的合作,每个月有两三万块的收入。在她看来,高三毕业拿着300块赌气出门打工学新闻的自己,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。

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有苦也有甜

为什么会晚睡?任海龙觉得,每天都在见不同的人,事情想不完。他自嘲,在部队有领导,在船厂有班长,到了杭州,没有人鞭策。体力活没了,脑力活一大堆。

在杭州,任海龙频繁地听到一个叫“需求”的词语,老乡问他,海龙你做带货有什么需求?记者问他,海龙你对我们的报道有什么需求?品牌给他寄来想让他带货的辣椒酱和麦片,给他发文件,提需求。

任海龙一知半解,他只能一页一页翻介绍,在本子上写下关键点。来杭州的背包里,任海龙只放了两身衣服,一个手机支架,他本以为“到了这里,就可以立刻直播带货”。

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任海龙在备忘录里敲下商业视频的脚本。

正当任海龙苦恼的时候,陶涛夫妇主动联系了他。针对带货流程以及可能出现的问题,陶涛画了思维导图,给任海龙参考。他们还把年末关于年货节的直播资源,介绍给任海龙。

任海龙专门发了一条短视频感谢陶涛夫妇的帮忙,陶涛看到“@”,查看账号,发现很多粉丝来关注自己,谢谢他们对任海龙的指点。

王晓楠前段时间也收到了广告合作的需求。品牌想让她和父亲一起,念出关于服装穿搭的句子。王云坡不识字,王晓楠重复着陌生的体育品牌名称,让父亲跟着念,三十遍下来,还是不顺畅。

王云坡恼了,说拍视频为什么还要演。王晓楠也对自己生气,接广告发推广,是为了赚钱养家,但是她忽略了自己创业的初衷,也没有顾虑父亲的感受。

做短视频的一年多里,经常有人怀疑王晓楠视频的真实性,认为她“卖惨”,觉得她有几百万粉丝,早就可以住到大房子里了,却还是留在农村演戏。但平台上更多的,是支持她的粉丝,有人被父女之间的感情打动,也有人希望她可以多接广告,改善家里的情况。

王晓楠都看在眼里,她觉得,以后勉强的事情不要做,还是要把真实坚持到底。

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

今年,王晓楠考到了拖拉机驾驶证。

12月中旬,抖音为任海龙拍创作者短片。他们沿着钱塘江边走边拍,距离任海龙不远处,有为春季上新拍照的电商模特。对于眼前的许多事物,任海龙还没来得及摸透。

他的床正上方挂着一幅埃菲尔铁塔的照片,有粉丝给留言说“宝塔镇河妖”,觉得对任海龙不吉利,任海龙回复道:但我是海龙啊,镇不住的。

今年,王晓楠的团队里,除了父亲,还有了堂哥的身影,她笑说“自己也当老板了”。今年过年,全家三十几口人都打算到王云坡家团聚,看看家里最出名的“麦小登”。为了迎接一大家子,父女俩正忙着翻修用了近20年的老厨房。

2020年,从乡村到城市,船厂打工人任海龙换了一种活法,在陌生的世界里捕捉到了微光,看到未来的可能性。从城市到乡村,95后女孩王晓楠换了一种活法,给过去的自己一张满意的答卷,她牵着父亲的手,走得更加自信。

哪怕来年依旧会有很多不确定,但他们已经在缝隙里看见了光,他们自己也开始散发光芒。

来源:新周刊 微信号:new-weekly

广告也精彩
版权声明: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、软件资源、素材源码等内容均为作者提供、网友推荐、互联网整理而来(部分报媒/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合作媒体),仅供学习参考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。
信息发布:1024 发表于 2021-01-01 20:07:20。
转载请注明:城乡“变形计”,改变了两个拍短视频的年轻人 | 02F.CN导航
广告也精彩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